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異世無冕邪皇 > 第3889章 何銘的提議
    他在青瑤幻墟遇到黑衣老者的時候,其實使的就是三音地藏神訣的法門,利用強大的秘術,以喝聲為攻擊手段,震懾黑衣老者,完全是隨手而為,因為他看到這幫人并不簡單,但自己已經暴露,就沒有回旋的余地,于是硬氣的跟黑衣老者來了一次心照不宣的氣勢對決。

    其實他沒想過自己能贏,但也絕對不怕,因為他能看出來,那個黑衣老者是一個精通境的強者。

    這要是放在以前,風絕羽根本有多遠就走多遠了,但自從在紫葉楓林中殺了柳關之后,他才意識到,自己現如今的實力已經不比精通境的高手差上多少了,所以沒必要怕那個黑衣老者。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黑衣老者被自己喝了一聲之后,居然還能忍著不發火息事寧人,這是他沒有想到的。

    直到離開了青瑤幻墟之后,風絕羽才慢慢琢磨出當中原委來。

    要說修為,他根本比不上黑衣老者,但之前離開的時候,他吸附了大量的絕品極陰之氣在身邊,試圖在出手之后,進入黃金缽再行將這些極陰之氣吸收煉化,沒想到,黑衣老者在自己的神識抵御之下沒能進入極陰之氣的烏云中,便誤以為自己的手段比其高明了不少,故才做出了息事寧人的舉動。

    雖然黑衣老者誤解了自己的修為,但不得不說,絕品極陰之氣的質量相當可貴,能讓一個精通境的強者誤以為自己的實力比他高,這全都是絕品極陰之氣的功勞,并且對方肯定已經猜著了,若無強大的體魄,也是沒辦法駕馭那些陰氣時刻圍繞在身邊的,這是吸收元氣的現象,必須擁有更多的玄關竅穴才能辦到。

    由此,風絕羽更加覺得自己的想法沒錯。

    既然進入下一境需要幾百年的時間,那自己只能從七系本源元氣方面著手,有的元氣普普通通,吸收起來簡單容易煉化,但修為增長的速度肯定會很慢,而有的元氣則是同類元氣中的翹楚,好比這絕品極陰之氣,濃郁程度、質地厚重都是首屈一指的,將這種元氣吸納進來,予以煉化,必會大幅度提升自身修為,縮短修煉時間。

    只不過這種硬性的提升方式它有個必須的條件,那就是你要想非常穩妥安全的提升修為,就必須兼并所有掌握的本源來提升。

    換句話的意思是,假如你擁有三種本源,那就必須用這三種本源的元氣同時吸收煉化,做到均衡吸收,平衡自身本源的條件,這樣,才能保證萬無一失,反過來,要是急攻進利,先拿一種本源瘋狂吸收,那就容易造成本源失衡的結果,引發種種不適,甚至是走火入魔。

    風絕羽現在是找不到更多更好的元氣,只能先一步吸收絕品極陰之氣,但他想好了,只要破解了聚元盆的秘密,而且按照他的想法,這件法器是專門用來制造更多精純的本源元氣的話,那自己的修為,就有辦法獲得長足進步了,只要改變聚元盆的禁制,是不是就可以濃縮提純各種本源元氣了呢。

    當然,這是后話,他現在還不敢確定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確的,萬一不是,那就必須做出調整,于是乎,風絕羽在吸收絕品極陰之氣的時候是異常小心并且緩慢的,而且非常注意吸收的數量,一旦超過身體所承受的界限,就會馬上停止。

    饒是如此,風絕羽還是沒能駕馭住那雄渾且精純的絕品極陰之氣,搞的自己跟個修魂者似的,造成了不小的誤會。

    在黃金缽里停留了數日,風絕羽終于看到了吸收的界限,連忙停止了吸收,將圍繞在體內的絕品極陰之氣散掉。

    站起身來,風絕羽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那溫潤如白玉的膚色,有點朝著湛青轉化,這是體內陰氣過盛的表現,風絕羽搖了搖頭,迫于無奈的嘆了口氣,隨后,他檢查了一下,被拋進絕品陰泉下方的絕品陰毒珠,在感受到陰毒珠逐漸強大的氣息之后,就準備離開天道珠。

    就在這時,混沌金獸突然從山谷中飛了出來,砰的一聲落地,站在風絕羽面前露出了非常不滿的表情。

    “小金,你這是怎么了?”風絕羽一怔,緊接著目光放遠一看,山谷中堆積如山的奇晶異石已經所剩無幾了。

    見狀之下,風絕羽無語的張大了嘴巴,非常震驚的問道:“你……你特么也太能吃了吧,那么多的晶石異礦,你全吃了?”

    混沌金獸伸了伸巨長的血紅舌頭,大腦袋一晃,目光露著兇色的盯住了風絕羽。

    “行,你別跟我兇,我想辦法給你弄,好吧?”

    這行走的活器鼎太嬌貴了,關鍵是能吃,讓風絕羽郁悶不已,可現在沒辦法,不學煉器的風絕羽知道日后還用得著混沌金獸,就只能硬著頭皮養著它,還好自己身上還留下點極品靈晶。

    想到這,風絕羽離開了天道珠,從第三金身手中接換了黃金缽之外,就飛向流云避難所。

    他有了決定,以后的日子,他活動的范圍也就只到流云避難所和紫陽星域西界外圍的那些結界了,因為只有這些個地方,才會讓他更加接近宏圖星。

    數日后,風絕羽回到流云避難所,先去了坊市區找到了煉器師、胖掌柜詢問了一下喬楓的情況,在獲悉喬楓沒再出現之后,去了一趟一靈丹坊,但是他只遇到了變成壯漢的妖寵,沒有看見瑤君,聽前者的意思,瑤君出去搜羅天材地寶了,沒有那么快回來。

    一番問詢沒有結果之后,風絕羽便去了一趟天水宮。

    不久之前,他特意打聽了一下,天水宮里面售賣的東西固然有些昂貴,但里面確實都是貨真價實的好東西,比如七寶金丹,外面賣的七寶金丹雖然不絕對都是殘次品,可是跟天水宮一比起來,效果就差強人意了。

    這段時間,風絕羽每天一粒七寶金丹,身體的韌性明顯提升了不少,盡管跟他想象中的要求還差了很遠,但這種依靠丹藥來逐步增強肉身的行為,是不可能太過明顯的,要是太明顯了,反而不美,因為那樣會造成種種不良的后遺癥。

    正因為如此,即便天水宮的東西稍顯昂貴,風絕羽還是比較青睞這種品質上佳的好地方。

    說起來,他來天水宮的次數也不少了,而且都是近一段時間發生的,所以無論是何銘,還是玉嬌,對他的印象都極其的深刻,并且對于風絕羽這個人的性子也十分看好,因為他身上沒有道武境強者那樣的傲慢和冷漠,反而在接觸的時候,有的時候還能開幾句玩笑,令得何銘也很喜歡與之親近。

    進入天水宮之前,風絕羽還給自己披了件斗篷,并且在沒有注意到的時候,用神力護住身體,變成一團黑色的橢圓形光球,就走進了天水宮。

    入殿之后,其身上無法抑制的極陰之氣就開始散發出來了,其實他進入流云避難所的時候,就有人不住的往他的身上打量,弄的風絕羽渾身不自在,而這時,與之前的境況差不多,當他走進天水宮,便引起殿內不少修行者的注目禮,還好他已經遮掩了樣貌,別人也不會無緣無故的用神識查探他。

    殿內,何銘莫名察覺到一股陰冷的寒氣涌入大殿,便坐殿中一角站了起來,徒步向他走來。

    “這位道友,有何貴干。”

    “何兄,是我……”風絕羽用著何銘熟悉的嗓音說道。

    何銘一怔,旋即認出了風絕羽的嗓音:“是你……風……”

    話到嘴邊,何銘看了看周圍,片刻無語之后道:“跟我來吧。”

    由于來過幾次,也算是老主顧了,何銘痛快的給風絕羽開了一個房間,并叫來了玉嬌,兩個人坐了下來。

    玉嬌進來的時候,嬌軀就打了個哆嗦,隨即看到是風絕羽的時候,內心多少有些驚訝,并且不敢靠前。

    風絕羽看了一眼玲瓏精致的玉嬌,調侃道:“怎么,不認識了?”

    “不是……貴客勿怪……”玉嬌羞紅著臉龐低低的應了一聲,舉動有些別扭。

    風絕羽淡淡一笑,無語道:“去給我弄一些七寶金丹來,要一年份的。”

    他一揮手,玉嬌趕緊落荒而逃,惹的何銘坐在房中大笑,指著他調侃道:“風道友啊,你這是怎么搞的,數月不見,怎得一身戾氣,修行功法上遇到麻煩了?”

    風絕羽沒辦法跟何銘解釋,當下含糊了一嘴:“唉,一言難盡,放心吧,不是什么大事,過一陣子就好了。”

    何銘一看他不想道出自身的隱衷,也就沒有多問,與其寒暄幾句之后,突然笑道:“風道友,你這一身極陰之氣不用可浪費了,正好,前陣子有位客人想從本宮弄一株珍貴的天材地寶,我知道在哪,但沒辦法找到,到是風道友,去了應該就手到擒來,對方給了一顆元石的報酬,風道友,你有沒有興趣?”

    “哦?”

    異世無冕邪皇
分分彩软件下载安装 资阳市| 皮山县| 利津县| 新巴尔虎左旗| 永修县| 囊谦县| 鄱阳县| 东乌| 揭西县| 兰西县| 林周县| 关岭| 郧西县| 武功县| 泽普县| 安义县| 阿拉善右旗| 绥芬河市| 南雄市| 观塘区| 柞水县| 辉南县| 芦山县| 上蔡县| 邵武市| 邵武市| 娄烦县| 子洲县| 泽库县| 卢氏县| 石家庄市| 隆林| 广州市| 黄平县| 虹口区| 山西省| 富源县| 海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