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是這樣的作者 > 第六十六章 不去,不去
    “這人誰啊,還要找鄭公子對質!”小彩嘀咕著。

    “他就是新任定襄侯!”立刻有人介紹著。

    “看著倒一表人才!”小彩搖搖頭,“可惜是個肚子里啥都沒有的草包,行為不端不說,還想著搶人名頭!”

    “這話就不對了!”旁邊一人反駁道,“剛才李嘉等人出面挑釁,侯爺侃侃而談,絲絲入理,不僅沒被問住,最后反而說得幾人掩面而走!”

    “什么?”

    柳家小姐一臉錯愕。

    又一人道:“侯爺拿著的便是鄭生的《四藩論》,李嘉等人拿這文章刁難侯爺,一番搶白,結果侯爺與之對答,卻順暢無比,不是生搬硬套,似乎還有引申……”

    “確有引申之意!”又有人接話,“我是看過的,鄭興業的文里提及四種藩鎮,但著重說的還是錢財,只是先圈定了四種劃分,然后又去說藩鎮的錢財……”

    這人說著,居然露出敬佩之色:“剛才侯爺對談,不局限于錢糧之道,深入淺出的分析藩鎮地形,解釋四鎮成因,若沒有對四種藩鎮的深入理解,是決計說不出這些的!”

    “真的假的?”

    “若是如此,那豈不是說,那《四藩論》……”

    柳家小姐神色微變。

    “四藩論,定是鄭公子所做啊!”小彩卻急道,“若是那定襄侯真的做出,他為何不先一步廣而告之?要等事后才說?”

    她這邊還在說著,屋里再次有了變化,不少人快步朝后面的長廊走去,說是要將消息通報給鄭興業。

    余下之人,則個個興奮,顯是覺得有熱鬧可看了。

    “這伙人怎么這樣啊,一副看熱鬧的樣子!”小彩忍不住嘀咕著。

    這時,李懷看向張坤,道:“便是鄭君來了,也還需要幾位見證,只是我過往名聲不好,怕是難入大家之眼,還得有勞張兄,幫我送些東西過去,看能否請來一二。”

    ————————

    中庭之地,正坐著兩位沙門大師,本與幾名書生交談,后來楊靖等人過來,兩位大師起身相迎,等再次坐下,就與楊靖、孟準坐而論道。

    鄭興業、荀妙則和孟準他們的學生坐在一起,只是位置比較靠后。

    “皆在算計之中,待得幾位大家宣講之后,便可發難,”荀妙低語著:“放心,此次我準備充分,定然為你出氣!”

    鄭興業微微點頭,隨后想了想,還是問道:“此番荀兄這般助我,自是記在心里,只是聽你之言,與李懷似乎也有過節。”

    荀妙點頭道:“有些牽扯,但不是與李懷,而是和他李家,這不瞞你,今日事過,自會詳細與你分說。”

    鄭興業點點頭,隨后就見剛才給荀妙通報的小廝,再次來了。

    這人躡手躡腳,來到荀妙身邊,正要說話,外面忽然腳步聲響起一片。

    “哦?”楊靖停下話,朝門外看去,面露不快,“怎的了?”

    鐘繼友站起身,走過去詢問了幾句,回來的時候卻是滿臉古怪。

    孟準就問:“怎么了?看你的表情,莫非有人敢在這里鬧事不成?”

    “這倒不是,只是那年輕人中有人印證所學,鬧出了一點動靜,”鐘繼友說著,朝鄭興業看了過去,“興業,你與定襄侯的事也不是隱秘,他在前廳說是要找你對質……”

    “荒唐!”孟準忽然拍了一下扶手,“文章乃是興業所書,這還能有錯?你們方才也都考較過他了,換個人,誰寫得出來?哦,今天這個說文章是他寫的,明日又有一個,難道都要去對質?便是勛貴,我等也不會低頭!沒有這個理!不去!”

    “是這個理。”楊靖也點點頭,“他李懷也是有頭有臉的人,”他面露嘲諷,“還是收斂些吧,便是他不要面皮,其他人還是要的!”

    “這事還有些特殊,”鐘繼友嘆了口氣,“方才有人就此事向定襄侯發難,結果……結果都被他給反駁回去了,說的那些人無言而去。”

    這話一說,不少人露出意外之色,角落里的鄭興業更是眼皮子一跳。

    “他還能說退旁人?”孟準頗為意外,“可是謾罵?”

    鐘繼友搖搖頭道:“說的都是兵家事。”

    這下子,眾人更感驚奇。

    連那位沙門大師都忍不住問道:“是那位李家七郎?”

    “正是。”鐘繼友點點頭。

    大師面露驚訝。

    角落里,鄭興業有些不安的攥緊拳頭。

    “莫擔心,”荀妙還在旁邊道,“幾位大儒不會去的,這事得按咱們的布置來,斷然不會亂的。”

    果然,他這邊話音落下,那邊孟準還是冷哼道:“便是如此,那又如何?文會可不是為他開的,真想說什么,還是等到后面吧。”

    鄭興業微微松了一口氣。

    但鐘繼友又道:“曾在你門下學過的李嘉,也被定襄侯給說退了。”

    “李嘉都給說退了?”孟準面露意外。

    鄭興業頓時又呼吸急促起來,荀妙也皺起眉頭,這次沒有多說什么。

    倒是楊靖搖頭道:“李嘉這孩子我見過,詩詞不錯,但兵家事他不擅長,定襄侯是武勛之家出身,想來是有點見識的,說退李嘉,也在情理之中,但也無甚特殊,現在還是先與兩位大師論道,旁的事,休提。”

    他一發話,其他人都是點頭,鄭興業和荀妙同時松了一口氣。

    但剛平息下來,門外仆役忽然回報,說是張坤求見。

    “這時來,必是給那定襄侯當說客,”孟準眉頭一皺,“只是張坤也曾問學于我,不好拒絕。”

    “讓他來,我倒是想看看,這等人物怎的也會被他定襄侯說動!”楊靖擺擺手,隨后就見張坤進來。

    張坤一來,也不多言,見禮后就說了來意。

    楊靖直接道:“回去告訴定襄侯,文會有文會的規矩,莫說是他,便是官家來了也不會因言而變,況且,真相自在人心,他又何必折騰?”

    張坤笑道:“我那好友說了,今天他是李懷,不是定襄侯,邀請諸位是去做個見證,因擔心諸位誤會,特讓我將這個帶來,給幾位過目。”說著將手中小匣子打開,讓人奉過去。

    邊上,鄭興業立刻站了起來,緊緊盯著。

    荀妙則是眉頭緊鎖。

    楊靖掃了一眼,見是幾張書稿,心里就明白幾分了,不由譏諷道:“怎的,他也寫了四藩論不成?”本不欲打開,只是注意到張坤面容,又看到鄭興業動作,鬼使神差的就取了兩張,看了一眼。

    “果是四藩之說,若是從前……”他正說著,忽的眉頭一動,拿近看了一眼,便不多言。

    邊上的孟準靠近之后,正要詢問,卻被楊靖抬手止住,然后他又看起第二張,表情逐漸變化,露出了驚訝之色。

    鄭興業看著,不由緊張起來。

    “莫慌,”荀妙一邊急速喘息,一邊安撫,“當是找人代筆。”隨后叫來仆役,讓他去尋王景等人。

    那邊,楊靖一連看了幾頁,最后再一摸,卻見匣子里已空。

    “后面的呢?”

    張坤道:“正在前廳被諸君傳閱。”

    楊靖一下站了起來。

    “這李懷是何居心?既是送來讓我觀看,何故只有一半?豈有此理!”說著,他竟是邁步欲走,看得眾人目瞪口呆。

    兩步過后,楊靖回過神來,面色略顯尷尬,輕咳一聲,道:“咳咳,這文稿頗有深意,還是值得一觀的,諸君,不妨過去看看,反正離得也不遠,不會誤事。”
分分彩软件下载安装 比如县| 南投市| 海盐县| 万州区| 融水| 上饶县| 黄梅县| 莫力| 高淳县| 清水河县| 西乡县| 高青县| 北碚区| 乌兰察布市| 高阳县| 伽师县| 多伦县| 兴安盟| 米林县| 疏附县| 秦皇岛市| 肥乡县| 聊城市| 梁平县| 晴隆县| 长武县| 日土县| 阿荣旗| 天门市| 海城市| 都兰县| 抚宁县| 九江市| 巩留县| 奉节县| 东兰县| 边坝县| 临夏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