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兵器大師 > 第兩百九十六章 生命的極限
    翻涌的水浪破開,劃去船首兩側的水浪之上,貨輪響起汽笛,陽光照下來,投過圓窗落在一張小巧的桌面,桌前,是穿著白色西服的短發男子,正看著鋪開的島國地圖,右手邊,是一本關于島國的歷史簡介,安安靜靜的研讀。

    外面的走廊響起腳步聲,隨后敲響房門。

    “進來。”

    隨著他清冷的回應,門扇打開,耶律紅玉站在了門口:“師父,另一艘船上,好像那個烏鴉和呂布打起來了。”

    “應該是切磋較技而已,沙場常征將,碰到可戰的人,手自然會癢的。”

    “也是。”

    耶律紅玉靠著門框想了一下,然后捏起拳頭揚了揚:“其實我也想和那只烏鴉打上一場,聽說他也能徒手打。”

    “如果不限制兵器,你打不贏,異能者在這方面占了太多優勢,一覺醒就抵得過我們苦練十多載。”

    白寧合上那本島國歷史簡介,望著窗戶外,遠方那條同行的貨船片刻,“但是,紅玉你要記住,這世上沒有任何好事全部落在一個人的頭上,那個夏亦進步的太快,并不是一件好事。”

    “師父知道?”

    “知道什么?”白寧擺擺手,將桌上的東西整理好,放去一邊:“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但經驗在這里。”

    他點了點腦袋。

    “練武有個不成文的禁忌,欲速則不達。放到異能里,其實也說的通,之前那個犯上作亂的林漸淵,聽說原本是五階,用了夏亦提供的紅石,強行提升到六階,結果如何?”

    “最近一段接觸,夏亦身體力量蓬勃,但是有多少是他本身的?若是被反客為主,就是我們常說的外邪入體、走火入魔的下場。”

    耶律紅玉皺皺眉頭:“師父,那要不要提醒他一下?這個人其實還算不壞,就是性格有些偏激,再說之前的一些瓜葛,也不過計…..”

    那邊,白寧抬手打斷她的話。

    “異能的事,我不懂,何況他自己的身體,他自己不清楚嗎?以他的性格,其實絕對不會過來的……”

    說到這里,白寧抬起視線,再次望去遠方,陽光里,那一艘劃過海面的貨輪,聲音很輕。

    “.….除非,他已經知道自己活不長了,想要做最后一點事。”

    相隔海面的貨輪甲板上面,隨著這邊白寧說話的聲音之中,兩道人影碰撞、分開,金鐵交擊的聲響連續響起。

    但沒有多少破空聲傳出。

    兵器接連碰撞,火星濺開劃過人的眼簾一瞬,夏亦身形滑出數步,手中兵器陡然一攪,對面的呂布畫戟揮開,兩對枝椏擦刮,拉出一道火花,看到身影退開時,他眉頭皺了起來。

    稍遠一點的呂玲綺撫摸懷里瞇起眼睛的黑貓,臉上也掛出了疑惑的神色。

    “這個人的戟法,怎么和父親那么相似……”

    兩人的較技并沒有使出多大的力量,單純的只是比試武藝,否則這艘船都不夠他倆折騰。

    片刻間,呂布眉頭忽然舒展,在夏亦的視線里,擺出了戟法的出手式,腳步一跨,猛地刺出,噹的一聲格擋中,夏亦眼里露出了疑惑,不過還是隨著對方的招式一步一步的接下,本來從兵器獲取的能力,就是來自呂布的技藝,對方出招,身體便是本能的判斷出對方的進攻。

    一來二去,兩人在甲板上的戰斗,沒有了之前的激烈,相反,顯得柔和、中規中矩起來,落在旁人眼里,就像是兩個高手互相給對方喂招,動作也變得行云流水般的流暢,兩個人的動作漸漸劃一,就像一面鏡子,里外的身影在對練。

    就連一身白衣的趙云,好奇的走出,大抵看出了一些門道,隨著兩柄畫戟在空中對碰,齊齊落下甲板,砸出兩道并行的凹痕,呂布收了方天畫戟,丟給一旁的人,也不說話,哈哈大笑起來。

    負手去往其他地方。

    甲板上安靜下來,許多人看著這詭異的一幕,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么事,呂玲綺望著父親沿著船欄看海景去了,她靠近不遠的趙云:“趙叔,我爹和那個夏亦怎么了?”

    “這是溫侯,在用他的方式指導后輩。”

    那邊,夏亦站在原地,握著畫戟的手臂有些微微顫抖,背后的方天畫戟刺青灼痛皮膚,不是因為戰斗的緣故,而是他清晰的感受到,隨著與真正的呂布打完一套戟法,自身從畫戟得到來的能力,像是徹底印在了身體里。

    “老板!”

    周錦,還有一直觀戰的酒狂等人過來,夏亦朝他們擺了擺手,提著畫戟轉身就朝艙內的房間過去。

    關上房門,夏亦沖到床鋪,拿著兵器坐了上去,身體內的紅石顆粒正飛速的集結,直接接收到的技藝印象,逐漸被它們轉化,像是在進行一場自我完善的儀式。

    “之前能力模擬的呂布武藝,現在接觸到真的了,它們開始吸收轉化實質…….媽的,雖然對我有好處,但也加速了結晶化的過程,真是禍福難料……”

    話音剛落,皮膚傳來刺痛,內臟仿佛絞了起來。

    夏亦臉上頓時彌漫汗珠,放下兵器跑去浴室,擰開水龍頭,不斷拿冷水澆在已泛起紅色的皮膚上面,大量的水汽被蒸騰起來,彌漫不大的房間。

    此時,房門打開,周錦走了進來,連忙扇了扇面前的蒸汽,“老板!?”

    走到浴室門口,朦朧的水霧里,轉過身來的,是一個渾身泛著通紅的光澤的身影,雙眸在霧氣里猶如妖魔般露出猩紅的光芒。

    嚇得女人本能的后退一步。

    霧氣里,身影的輪廓走出,頃刻間撲到了地上,周錦看清了是夏亦,連忙將他拖去床邊,讓夏亦躺下,想要朝外面喊人叫船上醫生時,床上有手抬起,虛弱的搖了一下。

    “別叫其他人看見……別人看見…..我這個樣子。”

    周錦俯著身子,拿過床單給夏亦擦拭身上的水漬,傳來的溫度,隔著布料都能感受得到,她語氣焦急,微微帶著些哽咽。

    “老板,你現在這個樣子,還是別去島國了…..我們調頭回去吧。”她捂住嘴唇,不知何時開始,在這個男人面前,變得有些愛哭了,淚漬滑落,被她很快抹去。

    “.…..我知道老板擔心那個江瑜,可你原來不是這個樣子的,我們一起吃苦、一起從山里殺出來,一起在島國胡作非為,我們殺人、搶別人的東西,但什么時候,你變成這個樣子了,你以前也是這樣遍體鱗傷,可知道進退啊,全世界的人死光了,跟我們有什么關系,我就是不明白,你為什么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啊!!”

    周錦努力壓抑情緒,但還是哭喊了起來,抓著床上的男人,搖動他手臂:“你現在這個樣子,我看不下去…..所有人都死了,有什么關系——”

    聽著女人的哭聲,夏亦望著天花板沉默下來。

    微微的張了張嘴。

    “別哭了,我也不一定會死的……”夏亦頓了一下,拂過滾燙的胸膛,語氣微弱。

    “你別多想。”

    后面還有一句,‘這具身體已經到極限了……’沒有說出口。

    時間隨著陽光漸漸過去,夏亦的身體在晚上后恢復過來,如同往常無異,第二天下午,他們抵達島國西岸。

    海上短暫的安寧便過去了。
分分彩软件下载安装 伊金霍洛旗| 基隆市| 周口市| 南昌县| 景宁| 和龙市| 井研县| 拜城县| 蒙城县| 五莲县| 甘孜县| 深圳市| 英山县| 成都市| 星子县| 蓝山县| 绵竹市| 平南县| 大名县| 新宾| 上蔡县| 仙游县| 米泉市| 渭南市| 洱源县| 通城县| 盈江县| 三明市| 大邑县| 海城市| 祥云县| 马公市| 宿州市| 林西县| 陆川县| 蓝山县| 昭平县| 汉川市|